爱看小说网 > 灵异 > 黄河异闻:尸棺劫 > 《黄河异闻:尸棺劫》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《黄河异闻:尸棺劫》最新章节目录

《黄河异闻:尸棺劫》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《黄河异闻:尸棺劫》最新章节目录

黄河异闻:尸棺劫 第十一章 回魂成功 免费试读

其实此时我心里特别没有底子,眼前发生的一切,几乎已经超过我所有的想象。

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我都不禁有些担心,绝美女尸的情况。

我心有些绷紧。

秦缺这时候,完全没有心思理会我。

按住了绝美女尸的命宫之后,手中摸出一张黄纸,随后喊我把绝美女尸给搀扶起来,我应了声,压下心头的恐惧,赶紧上前,秦缺把黄纸就贴在绝美女尸的后背随后双手叠加在一起,手势快速的变换着。

双手就压在了黄纸之上,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在夜色里,我居然看见黄纸散发出一阵淡淡的光芒来。

不过我此时也不敢分神,万一因为我的过错,绝美女尸还魂失败,那可就罪过大了。

随着,秦缺拍这么一下,绝美女尸忽然咳嗽了声,就口中就喷出一团黑雾,因为我是正面扶住绝美女尸的,等这口黑雾喷到我身上,我差点没被熏的连隔夜饭也吐出来。

因为是真的太臭了。

等她吐出黑雾后,随后就开始咳嗽起来,这下咳嗽的声音是连续的。接着我就看见她长长的眼睫毛,灵活动着,不多时,她就睁开了眼睛,等她睁开眼睛后,瞬间我就看呆了,因为真的太美了,简直就是美的让人窒息。

秦缺喊了我声,让我别愣着,让绝美女尸好好躺着休息。

我赶紧的哦了声,慢慢地就把她给放下。

绝美女尸虽然睁开了眼睛,但明显还像是在回神,片刻后,绝美女尸蠕动了嘴唇。

眼神好奇的看着我们。

我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,我亲眼看见秦缺把一个死人给救活,秦缺一瞬间,在我心里的形象又变的高大上起来,而且我此时对秦缺的身份特别好奇。我刚要开口说话,没成想,绝美女尸先开口说话,她伸出自己纤弱无骨的手,拽了拽我的衣角,开口就说:“是你救了我吗?”

她的声音软糯好听。

我急忙解释说:“不是我,都是我师傅救的你。”

秦缺却笑了笑说:“张生,你就别傻了,要不是你,我也不会出手救她的,所以她感谢你也是没错的。”

绝美女尸坐了起来,从床上下来,对着秦缺就说了声谢谢。

秦缺摆摆手,说不用谢。

此时的绝美女尸已经和之前判若两人,当时是冷冰冰的,而现在浑身上下已经散发出活人的气息。

“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秦缺开口就问说。

绝美女尸开口就说:“回师傅,我叫乔南禾,你叫我南禾就是。”

秦缺说好,接着就说,我这里有几个问题要问你,你如实回答我。秦缺说着话,面色已经变的严肃了几分,乔南禾抿了抿嘴唇,说了个好字。秦缺也没含糊,就问说:“南禾,是谁把你许配给河神的?”

乔南禾怔住了几秒,随即摇摇头不知道。

秦缺见乔南禾这样回答,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疑惑的神色。

乔南禾的目光,这时候不自觉的就落到我了身上,我看到她脸上,还露出了几分羞涩的神色。

秦缺倒是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,接着又问:“南禾,那又是谁帮你选定张生作为了你丈夫呢?”

这话落下后,乔南禾的面色一下就变的更加绯红起来,脸红都像是要滴出水来了。我也被秦缺说的有些不好意思,就说了句:“师傅,你之前会不会搞错了,也许别人南禾姑娘,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呢?”

我这话,惹的秦缺倒是哈哈大笑起来,张生,你真的是块榆木疙瘩。

秦缺说完后,乔南禾的声音也忽然落到我耳朵里,乔南禾开口就说:“张生,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,我愿意当你的妻子。”

我:…

我一时有些懵逼,都没有反应过来,这么大的一个美女,居然要当我的妻子。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乔南禾脸已经红的不行,发出蚊子一般的细小的声音叫了我声,张生。

秦缺上前来就拍了下,对我说:“张生,你还傻站着干什么,别人姑娘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,你还不表态。”

我回神,秦缺站在我对面,双手叠靠在胸前,嘴角带着一点戏谑,看着我。

我思虑了会,就说:“南禾姑娘,要不然,我们先相处一段时间看看,到时候看你还想当我的妻子吗?如果还想,到时候我就明媒正娶,把你迎接过门。”

秦缺则是直接就说我没出息,说要是他,今晚就直接入洞房,还什么明媒正娶。

这话,让乔南禾更加不好意思,不过最后也说:“好,张生,我全听你的。”

等这件事情处理好后,秦缺开口就问我说:“张生,你之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?”

我嗯了声,说是的。

我接着就把王村找我的事情和秦缺说了,秦缺听后面色沉了沉,就喊我说:“张生,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吧。”

我说好,此时时间大概晚上十点的样子的。

秦缺说完后,一步就跨出了门,还对我说,不要把你媳妇一个人丢在家里。

我叫上了乔南禾就朝着前面走去,我还看了眼乔南禾,毕竟之前乔南禾可是河神的妻子,现在转眼就成了我的老婆,真的让人觉得恍若隔世。乔南禾应了声,就跟着我一起走。

秦缺步子很快,我和乔南禾落在秦缺身后。

我和乔南禾刚相处,其实气氛还是有些尴尬的,我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走了几步,倒是乔南禾先开口说:“张生,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问我,想问你就问吧,我知道的就会告诉你。”乔南禾,说着话,还抿了抿嘴唇,那一抹风情,尤为让人动心。

也是乔南禾的话,忽然提醒了我,我想起了一件事,当时我背着乔南禾从黄河离开的时候,有一双手蒙住了我眼睛,另外还有人对我说话,那是乔南禾吗?

想到这里,我开口就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。

乔南禾听后,面色变了变,说:“是我。”

听到这个答案后,我面色变了变,心里也多出了数个疑惑,我下意识脱口就问出了下一个问题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