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总裁 > 爱上你爱上寂寞 > 《爱上你爱上寂寞》叶思寒林文森完结版免费试读

《爱上你爱上寂寞》叶思寒林文森完结版免费试读

爱爱上寂寞 第18章 吃宵夜(2) 免费试读

叶思寒见他不坐,只好抽了几张餐巾纸,把他面前的凳子重新擦拭了一遍,陆战北这才坐了下来。

布里斯和陆战北很显然是从来没有来这种地方吃过烧烤的,叶思寒自告奋勇的包揽了一切。

她点了扇贝,乳鸽,秋刀鱼,牛排,羊肉串,鸡翅,大虾,还有土豆,茄子…还要了几瓶啤酒。

烧烤老板的动作很快,不多一会就把烤好的食物送了上来。

叶思寒用一次性杯子给陆战北和布里斯到了啤酒,自己也倒满,示意他们可以吃了。

陆战北没有动,布里斯见叶思寒拿了一串羊肉串自己也跟着拿了一串,小心的咬了一小块肉在嘴里咀嚼。

吃完后眉飞色舞的,很快把手里的羊肉串解决了。

这当口叶思寒也把一串羊肉串解决了,她虽然吃得快,但是吃相并不粗鲁。

见布里斯吃完她笑着问:“味道怎么样?”

“挺好。”布里斯回答。又拿了一串。

见陆战北一直坐着没有动,叶思寒主动往他面前放了一串羊肉串,“陆先生你尝尝这烤羊肉串,味道挺好的。”

陆战北脸色僵了僵,这地方的肉真的能吃么?

看布里斯和叶思寒吃得香甜,他勉为其难的拿起羊肉串试探性的吃了一片。

虽然样子不好看,味道还是不错的,他僵硬的脸色有些缓解。

马上把手里的羊肉串吃完了。见他吃完,叶思寒往他面前的盘子里放了一块鸡翅。

陆战北还是抱着尝尝看的态度,结果鸡翅味道也不错。

看见陆战北把鸡翅也吃了,叶思寒心里暗笑,你不是一脸嫌弃么?有种你别吃啊?

心里想着嘴上她却不敢说出来,反而很殷勤的又分别往陆战北和布里斯面前放了烤大虾。

布里斯和叶思寒都把烤大虾吃了,只有陆战北没有动,叶思寒猜测他是不想剥皮的关系,于是主动为陆战北把虾皮剥了。

有人剥了虾皮,陆战北自然也不客气,把面前的虾吃完了,发现虾非常合胃口,开口命令叶思寒,“再帮我剥几只。”

大少爷颐指气使惯了,说话的语气是不容置疑的,叶思寒有些好笑,他这是把她当佣人了。

好吧,看在他上次帮她脱险的份上,她不和他计较,于是又帮他剥了几只虾。

陆战北把虾全吃了,拿起餐巾纸擦手,看样子是不准备再吃了。

叶思寒也不想理睬他了,她刚刚只顾着给他剥虾皮,自己可没有怎么吃东西。

布里斯这家伙太不是东西,竟然把烤上来的三只乳鸽都吃光了。

临了还厚颜**的舔着嘴说,“这鸽子味道不错!再烤几只来吃。”

叶思寒又吩咐摊主烤了几只乳鸽,这当口摊主把她最喜欢吃的烤土豆端上来了,叶思寒对土豆是情有独钟。

什么薯片,土豆饼,烤土豆…只要是土豆做的食物她都是百吃不厌。

看见土豆片端上来,怕被布里斯吃光,她马上拿了一串开始吃。

布里斯却对土豆不敢兴趣,他只盯着外面的烤乳鸽。

土豆片她吃了一串又一串,一旁的陆战北一直盯着她看。

他本来已经不准备吃了,可是看着叶思寒吃土豆片的样子竟然莫名的有了食欲。

咳一声,期望叶思寒能够像之前一样给他一串土豆片,可是这个女人竟然不像刚刚那样识趣了。

土豆片似乎把她的魂勾走了,她竟然头也不抬的只知道吃。

陆战北实在是忍不住了,于是伸手拿了一串。

这是陆战北第一次主动拿烤盘里的食物,正吃得香甜的叶思寒一愣,下意识的看向他。

他有些恼怒,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

叶思寒笑了下,“陆先生长得真帅!”

“你现在才发现啊?”他竟然幽默的回答了一句。

可是叶思寒却笑不出来,因为盘子里剩下的烤土豆全部进入了陆战北的肚子里。

吃完土豆片,陆战北喝了一大口啤酒,他竟然还不满足,又命令叶思寒,“再去烤些土豆片过来,对了少放点辣椒。”

叶思寒心里嘀咕,你刚才不是很高冷吗?有本事你继续高冷下去啊?

当然她只是心里说,还是按照陆战北的吩咐又去吩咐摊主烤了土豆片。

这顿烧烤吃得畅快淋漓,他们把烤的食物都吃光了,把酒也喝光了,最后分手的时候布里斯还有些意犹未尽,“叶小姐,以后有什么好吃的记得告诉我,下次我请客!”

“一定!”叶思寒笑着回答,“布里斯先生,陆先生,那我先走了!”

目送她离开,陆战北和布里斯一起上了车,发动车子,陆战北问了布里斯一个问题。

“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认识她的?难道也是在皇廷夜场叫酒开始?”

布里斯摇头,“不,认识很戏剧性。”

“戏剧性?”陆战北奇怪。

“一年前我刚来海市,在路上遇到车祸,被警察拦下来,那天我没有带翻译,语言不通,她恰巧路过,为我做了临时翻译,当时我就被她迷住了,叶小姐真的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女士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陆战北笑了下,“当初你大概想不到这个迷人的女士会在皇廷这种地方上班吧?”

“我不许你取笑她的工作。”布里斯正色道:“你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吗,叶小姐她在皇廷这种地方上班也是身不由己的。”

“哦?”陆战北不以为然,每一个堕落风尘的女子后面都有一段不堪的往事,只不知道这个叶思寒的所谓不堪往事是什么?

“她是一个很孝顺的女孩,相依为命的奶奶生病住在重症监护室,需要很多的钱,她没有钱,也找不到人可以借钱,皇廷上班赚钱多,所以只好到这种地方上班。”

“病好了?”

“没有,后来还是去世了。”

陆战北没有说话,后面的他差不多能猜到了,肯定是叶思寒倾其所有负债为奶奶看病,现在在皇廷只是为了还债。

如果布里斯说的一切是真的话,这个叶思寒也的确是一个可怜的女人。

突然想起今天晚上被搅黄的夜场三杯酒,如果不是他和林文森斗气,今天晚上她一定会拿不少分成的。

可是因为他的搅合,她今天晚上分文未得,陆战北心里不由得涌出一股愧疚来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