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言情 > 娘子为夫饿了 > 娘子为夫饿了主角白君然墨兰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

娘子为夫饿了主角白君然墨兰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

娘子为夫饿了 第5章 皮猴子 免费试读

“你这个皮猴子,别是连自己的媳妇都不认识了吧?”

“啥?我媳妇?您说她就是当年那个…被我拿蛤蟆吓晕了的那个奶娃娃?”

“也就是说,在客栈的时候,妳就已经认出我是谁了?”

当白君然知晓眼前这个容貌秀丽的少女名叫墨兰,并且还得知她就是十年前自己娶进家门的童养媳时,着实惊讶了好一会儿。

而更让他不敢相信的就是,小丫头居然在客栈的时候就已经得知他就是她夫婿的身份了。

那边帮老太君斟好茶水的墨兰,回眸冲他微微一笑,就见她双眉弯弯,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,脸如白玉,颜若朝华。

一身绿色衣裳更衬出她姣美的面容。

得知两人相遇的过程后,白老太太也露出满脸的好奇,端起孙媳妇给自己泡好的茶水轻啜一口,便道:“兰儿是如何得知这皮猴子的身份的?”

白君然无耐看了老太太一眼。

他现在可是统领三军的兵马大元帅,可到了自家奶奶面前,就变得了毫无身份的皮猴子了。

幸亏这房里只有祖孙三人,若是给军中的那些将士听到这种称呼,他还不成为军营里的笑柄。

帮老太太泡完了茶水,就见小丫头手脚勤快的走到老太太身后,伸出十根葱白手指,力道正好的捏着对方的肩膀。

而她的视线则刚好与坐在老太太对面的白君然相对。

“虽然白元帅此番回京,虽然行事十分低调,但若想猜出他的身份,倒也不难。”

白君然就觉得这墨兰不但人长得水灵清透,就连讲话的声音都如出谷黄莺那般美妙动听。

可惜他自幼就对这种娇娇小姐型的姑娘没好感,总是害怕像这样娇弱的姑娘,若是一个侍候不好,哭鼻子倒是小事,碰断了胳膊腿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帮老太太捏着肩膀的墨兰,似乎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几分轻视。

她并不恼怒,盈盈一笑,盯着白君然的面孔道:“首先,元帅虽然没穿盔甲,但足上却穿着军靴。”

他低头一瞧,脚上踩着的靴子上,绣着一条五瓜金龙。

“在我北麒,除了皇族之外,就只有军中的最高统治者才有资格穿这种绣着龙形图案的官靴,另外…”

她似笑非笑的盯着对方的眼睛,“凡是带兵打仗的将领,与生俱来就有一股戾气,白元帅虽然讲话的水准有失欠妥,但眉宇间的神态,却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严厉。”

这句话有褒有贬,让人即想生气,又无处懊恼。

白老太太听闻此话不由得微微一笑,并冲着自家孙子眨眨眼。

白君然被说得哭笑不得,这丫头摆明了在这报私仇呢。

“其三…”

不理会祖孙二人的眼神交流,又继续道:“咱们白府的祠堂里,可是供着爹爹年轻时候的画像呢,虽然白元帅比起爹爹,似乎还差了几分威仪,但仔细一看,五官生得还是有些相像的。”

这个牙尖嘴俐的小丫头,还真是不忘说一句,损一句。

不过,对于她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能分析得头头是道,把自己观察得这么仔细,白君然还是对她产生了几分欣赏之意。

十年间,他偶尔也会想起京城里还住着一个小妻子。

岁月的流逝,改变了很多东西。

他怎么也没想到,十年前那个规规矩矩坐在花轿里,满脸战战兢兢的小女娃,现如今已经出落成一个绝世美女了。

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十年前,他掀开她的盖头时,亲手塞给她的那只丑蛤蟆。

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,若说完全不在意这个人,那是假的。

可说到底,他依旧是无法对这种弱质女流产生任何好感。

女人,并不一定是传宗接待的工具。

他更欣赏的,是那种能够与他并肩策马,大声说笑,心意相通的女中豪杰。

“哈哈!我家兰儿果然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,不负我老太婆这么多年以来对妳疼爱有加。”

白老太太宠溺的抓过墨兰的手,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,“我孙子今生能娶妳做媳妇,前世真是不知道修了多少福分呢。”

墨兰的脸颊微微一红,看着白君然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嗔意。

白君然只觉得胸口一窒,他并不是没见过好看的姑娘,但是像墨兰这般好看清透的,还真是不多见。

两个人无言的眉来眼去,看在老太太眼里就觉得暧昧非常。

她心底一喜,脸上却不动声色,“兰儿,妳夫君十年未归,今儿初踏家门,对咱们白府来说可是一桩喜事,赶紧吩咐白忠,让他备一桌上等酒席,迎接少爷衣锦还乡。”

墨兰被“夫君”那两个字说得心头一怔,但很快,她便识趣的知道老太太现在支开自己,肯定是有什么话要和白君然去说。

她不但为人聪明,心思也极细腻。

该她知道的,她一定会知道,不该她知道的,她也不会多嘴去问。

“兰儿这就出去打点家人。”

见她莲步轻移,出了内室,老太太发现自家孙子的目光情不自禁的也跟着追了出去。

“你这个皮猴子现在是不是有些后悔,把这么个清秀小佳人扔在府里不闻不问整十年,错过了多少美好光阴。若是当初你走的不是那么绝决,搞不好你和兰儿的孩子都已经生了好几窝了呢。”

慢慢收回视线,白君然的心底虽然对那个小丫头有几分欣赏之意,但却未激起什么喜爱之情。

端起茶杯低啜一口,满不在乎的笑道:“奶奶您何出此言?这十年间我带兵打仗,保卫家园,在外面不知有多潇洒惬意,至于后悔两个字,我可是从来都没想过的。”

“哼!兰儿可是挑一的好姑娘,她人长得漂亮,才华也是数一数二的,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皆通,就连我白府这诺大家业,也被她得井井有条。”

白君然也哼笑一声,“琴棋书画算个什么?那些无聊的玩意都是虚假无聊的贵族公子千金小姐们稀罕的东西,我一个带兵打仗的元帅,只要把行军布阵的方法学得通秀,就足够了。”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