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悬疑 > 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 > 《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》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郭大刚赵姐小说阅读

《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》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郭大刚赵姐小说阅读

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 第 2 章 闻声不见人 免费试读

赵寡妇其实就比我大四岁,加上平时从不干体力活,保养得好,她瞅着就像跟我同龄似的。

她脸蛋儿上的肉,光滑的像剥了壳的鸡蛋;那微微嘟起的嘴唇,十分的诱人。

在我有所动作时,赵寡妇似乎也有些紧张,大口呼吸间,时不时把她衬衫领口撑的很大。

以我的角度,正好能看到里面的风景。

恍惚的,我都产生种错觉。

我好像闻到一股子奶粉味儿!

想象着即将发生的事儿,我的心跳就更加厉害,兴奋地、浑身都微微发抖了。

没吃过猪肉,我可是见过猪跑的。

这些年,我跟着发小胡小闹,没少干偷听偷看的勾当,所以对男女之事,多多少少有些了解。

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去年夏天那回,晚上八点来钟,正赶上李老三跟他对象俩,在挑灯夜战。

我勒个去!

李老三拎着他对象一条腿!

速度之快,都把我跟胡小闹两个瞅的,脑袋不停的左右扑楞。

等回到家,躺炕上睡觉时,我脑袋还在左右摇晃呢。

我还真清楚的记得,李老三一边冲锋,一边狠歹歹的说:“小娘们!嘿嘿—瞅我不**?”

人家对象想都没想,哼哼唧唧的说:“来嘛来嘛—人家现在就不想活了!”

所以我十分相信:老爷们和小娘们俩整那事儿,保准可得劲儿了。

要不,以李老三那搓衣板的小身架,能咬牙半个来小时?

而他脸上,又始终挂着那种既狠辣又猥琐的表情?

赵寡妇今儿个,只穿着一条浅粉色短裤衩,配合着她的白衬衫,愈发显得洋气性感。

不过这会儿,我一门心思惦记着吃了她,哪儿去管会不会弄脏她的衣衫?

我的大手,兵分两路。

左手攻上路,顺着她上衣就滑了进去。

那手感可好了,相当的细粉。

我的右手向下蔓延,贴近她的肚皮,轻轻一滑,就摸到了里面。

我刚要再进一步,却没想到,她咯咯一笑,两腿猛然并拢,两手撑在我的胸膛上,说道:“你先等会儿!俺有话说!”

我梗了梗脖子,顿时就有些冒火。

我心说,都到这关键时刻了,你还有个毛的话要说?

真要想说话,那等我进去的。

那时候我也拿话问你,我说:“你给我等着!瞅我等会儿不弄死你?”

你再回答:“来嘛来嘛—人家现在就不想活了。”

想着这些,我越发的难受了。

赵寡妇轻咬着嘴唇,像是摆出一副认命的姿态,小细腰却微微缩了缩,旋即用力一挺。

哎—哎**!

这给我疼的,我脑门子的冷汗,刷刷就下来了。

我紧咬着后槽牙,丝丝哈哈、瞪着赵寡妇,说道:“你干啥玩意儿?先前你妖里妖叨的、勾搭着俺;现在,你又不想整事儿了?”

“不行,咱俩太不公平,弄或者不弄,全由你操控。你可真膈应人!”

说着话,我就想起身。

我觉得赵寡妇太坏了,把我肚子里的小火苗勾搭起来,却又不肯帮忙灭火。

啥玩意儿?戏弄别人有意思?

我心里同时又闪过一抹失望。

哎—我这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。

人家赵寡妇那么好看的娘们,会无缘无故的、把身子给我?

这不是开国际玩笑么?

“瞅瞅你气的这小老样?气囊啥样、你啥样!你过来,我跟你说一件事儿,你要是答应了,那我立马闭上眼睛,随便你咋折腾!”赵寡妇说道。

她的一只手死死抓住我的脖领子,像是生怕我离开。

另一只手,则是牵引着我的右手掌,轻轻刮我。

让她这么一挑逗,我顿时又来了电。

我说道:“你可别忽悠我啊!有啥事儿,你赶紧说!我保管一百个答应!”

像是在表决心,在说话时,我右手的大巴掌猛地一握,狠狠的表了一个态!

赵寡妇不知是舒服的还是疼的,娇嫩的身子一颤,轻轻打了个哆嗦,随后瞪了我一眼。

不过不管咋瞅,我都觉得她像是在对我抛媚眼儿!

“大刚,你也知道,我们女人家,身子骨娇嫩,扛不起大事儿!”

“从明年起呀,这附近的十里八村儿,可就要不太平喽!到时候,你能帮俺扛事儿不?”赵寡妇。

我想也不想,连忙点头,说道:“百分之百能啊!你放心,就算天塌了,我都能帮你顶着,保管不用你操心!”

那会儿,我是真急昏了头,脑子里,不知钻进去多少精神抖擞的虫儿,早就把我脑壳给磕懵圈了。

所以也没细细品味她话里的意思,我就迫不及的答应下来。

我的想法很简单!

不就是帮你家挑挑水、力气活儿么?那有个啥嘞?

我这年轻大小伙子,别的没有,就是力气足。

她要是肯答应,那我白天在地里干活,晚上去她家炕上干活,保准儿能把她整的嗷嗷叫!

赵寡妇嘻嘻一笑,说道:“那就好!不过,你还是当我面儿发个誓吧!”

我心说,小娘们就是磨磨唧唧的,随口发个誓,能管啥用?

前年夏天,我们村儿杜鹏和小燕两个,搭伙去外地买种猪。

等进了县城后,为了图省点钱,他俩就住进了一间宾馆。

当时小燕还有些不放心,当场让杜鹏发誓,晚上睡着后,可千万不能对她使坏。

杜鹏倒是真发了誓,三代决的,发的誓可毒了。

可结果怎么样?

前脚小燕刚睡着,他后脚就把自己刚发的毒誓抛到了脑后,立马就把人家给忙活了。

到现在,他俩的孩子都一岁多了。

所以在我看来,发誓就是放屁打鸟,没个几把准!

在我发誓过后,赵寡妇果然安静下来。

她紧闭着眼睛,长长的眼睫毛我忽闪忽闪的,还真是不再跟我整景儿了。

我笨手笨脚的赶紧下手,免得她再反悔。

等忙活的差不多了,我便撅头瓦腚、猛一拱身。

我朝着赵寡妇......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