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奇幻 > 冒险王之东大陆纪行 > 第十章特招测试

第十章特招测试

十二人开始往丛林的那座大山大步前进,山上全是绿油油的草,一棵树也没有,非常好辨认。

正如欧派之前所说,这群被淘汰下来的人。

大部分是笔试成绩不过关,而且属性测试的表现没有特别之处,被学校淘汰的,也就是所谓的没有才能还不努力的人。

刚开始,十二人聚在一起,是一起往前走的。

但在经过一棵大树的时候。

“停!”人群中蹦出了声音。

众人停止了前进。

“各位同学,且听我一言。

”一个身材健硕的男生说到,“前方路途艰险,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谨慎行走,万一出现突发状况,彼此有个照应,而且不会迷路。

” 该男生叫康六,笔试那天因为喝了过期的牛奶肚子疼发挥失常,即便有证书加了六十分还是被刷了,身材健硕,仿佛选过健美先生一样,肌肉匀称,头发乌黑浓密,竖起来像拖把一样。

说话的时候还喜欢弯曲自己的手臂露出肱二头肌。

是个典型的热血红柱。

确实在这遮天蔽日的森林里,抱团似乎是最好的选择,因为根本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奇怪的生物。

“我觉得康六同学说的挺对,我们应该齐心协力完成挑战。

”一个打扮朋克的女生说到。

这个朋克装扮女生叫田田,长相普通,短发还挑染成蓝色,一副坏学生的模样,读博文院的时候经常跟着一群不良少年出去鬼混,据说还是那一区著名的恶霸源治的义兄妹。

但读预科突然变乖了,而且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取得了来山中大学堂考试的资格,但以她的水平,当然笔试还是不能上。

属性测试结果是普通黄柱。

“我……我觉得他们说的都有道理。

特别应该像田田同学说的,我们应该齐心协力。

”一个满脸麻子的小个子胆怯地说,“这……这个地方感觉挺危险的。

” 这个讲话小声,身材矮小,头型圆圆,胆子很小满脸麻子的叫伍仁,在读预科时就是同学们眼中出了名的胆小鬼。

大家开始摇摆不定,毕竟有不少的人一开始就打算去山洞里面送人头的,说错了,是拔得头筹的。

路人甲说:“你们少在这里蛊惑人心,里面的状况谁也不知道,万一里面只有一根笋怎么办?” 他分析的似乎很有道理。

“是啊是啊,万一这次考核标准是我们判断事情的果敢程度,那么犹豫不决的胆小鬼可能要被淘汰。

”路人乙说到。

他分析的也并非无道理。

说罢路人甲和路人乙甩开大部队独自跑向了丛林深处。

片刻,“啊!”的一声惨叫。

原来路人甲中了教师为了逮捕野兽而忘记回收的捕兽夹,虽说不是专门为这次测试准备,但是确实也能考核学生是否能辨别陷阱,总而言之他还是挺冤。

大部队又走了一会,啊!”又一声惨叫。

原来是路人乙被路边的食人花吃进去了。

大部队的人被这两声凄惨的叫声吓得够呛,越发谨慎起来。

几秒后,在后方的众人中间有人传来一声。

“啊!” 大伙聚焦在声源处,以为大部队出现了什么事故。

原来是张莫思在跟山丘上的柏拜打招呼,森林旁边小山丘上有不少已经通过考核凑热闹的人。

虽然隔着丛林还难看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他们都是抱着远足郊游的心态来的。

这群人被山丘上的人盯着,确实有点不自在。

但没时间理会这群观众了,大家开始议论纷纷,立场变得摇摆不定,人类对未知产生恐惧是一种正常的行为,特别就目前来看,这个丛林就充满了未知。

这是对落榜的恐惧与对未知丛林的恐惧之间的博弈。

“虽然看起来很危险,但我觉得按照历年的通过率来推算,我们必须要有所表现。

现在没时间在这里畏手畏脚了。

”路人丙深思熟虑地走向了丛林深处。

十二年苦读换来落榜的恐惧战胜了对森林的恐惧,这就是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吧,温室里的长大的都没有遇到过危险,有这种反应也十分正常。

呆在原地的人,恐惧与恐惧之间的博弈还没出现结果。

就在大家讨论不出答案在丛林之中发呆的时候。

有一个人站了出来。

“大家静一静,我想我在这里最有发言权了。

”一个身材矮胖面相老成,有皱纹,满脸胡渣的‘大叔’说到,“虽然说出来很丢人,但今年我已经是第8次参加山中大学堂的考试了,这次是我第4次参加特招测试了。

” 大叔的发言让众人安静了下来,这个大叔叫陈皮,出了名的考试专业户,从来就没及格过。

这已经是他奋斗的第八个年头了,他快奔三的人了还是那么执着。

树林里独特的山风略过众人。

“以我这么多次考试的经验,我觉得这次的试验也许目的根本不在于拿笋。

”陈皮解释到,“而且以我们的实力,对那只妖兽级别的烈焰乌鼠来说我们显然不是对手。

具备一对一妖兽级别的起码是助教级别。

” 像山中大学堂这种级别高等学校,大学堂常规课程要读4年,然后可以深造两年成为助教。

往后还有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、终身教授,好好做下去算是个不错的肥差,安安分分的怎么也能混个副教授退休,退休金还不错。

而且如果当上这里的校长,还享受副部长级别,从二品官员待遇。

云依旧在移动,树枝被吹的莎莎作响,树林里的乌鸦依旧在叫,地上的人们就这陈皮的发言开始讨论。

“那……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?”胆小鬼伍仁问。

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团结在一起,让教师们看到我们的团结。

这次的考试也许是考核我们的团结。

”大叔陈皮继续为众人打鸡血,“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真正的实力,团结的力量!”边说还不忘做握拳加油的手势。

…… “那个大叔看起来真不像什么好人,我们走吧项武。

”张莫思对着项武说。

“同感。

” 说完两人一起双手抱着后脑勺,慢悠悠的走向丛林深处。

…… “那两个混球!”陈皮生气地说,“我们别管他们,他们估计也快被淘汰了。

我们按照自己的节奏走。

” “你刚才的发言真是令我热血澎湃啊,热啊热啊。

”肚疼哥康六说,“我们就听你的吧,叔叔!。

”边说还边做着奇怪的体,应该是在做准备活动。

“那我也听你的吧,你别把我们带偏了,大叔。

”朋克女田田说。

胆小鬼伍仁:“那……那我也跟你好了,大……大叔。

” “……听你的都听你的。

大叔。

”路人其余附议。

陈皮此时想:大……大叔?明明我才二十来岁,居然叫我大叔,一群白痴,以本少叔这么多年的经验,像这种特招考试,好几年都不会通过一个人。

也就是说我们之间都是敌人,那群去送死的笨蛋姑且不论,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机会拿到污浊笋,让我多利用利用你们一会儿吧。

张莫思的知觉很正确,陈皮确实不是什么好人。

============= 另一边,张莫思跟项武瞎逛到不知道什么地方。

高耸的密林遮住了他们的视线。

“这里是哪里啊?项武。

” “不知道,话说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!” “我想邀请你跟我一起冒险啊!” “开什么玩笑。

谁会跟一个来路不明的白痴去冒险啊。

”项武喊,“再说这个等我通过考试再说。

” “通过考试嘛,我帮你好了。

”张莫思淡定的说。

张莫思真是有种迷之自信。

他们依旧漫无目的的散步,但总体上里大山越来越近,一会儿,张莫思生理系统正常反应,对着项武道:“人有三急我先去那边嘘嘘,顺便爬树看看洞在哪里。

” 项武丝毫没有要理会张莫思的意思,“谁管你,我先走了。

”便独自一人往深处前进。

风依旧把树林吹的莎莎作响,风一过,森林又变的那样的寂静可怕。

项武往前走着走着,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的尾巴。

他起初并没有留意,继续往前走。

忽然身后有什么东西动的声音。

嗷一声长啸!居然是一只老虎!没等项武转身。

这只老虎已经从项武背后袭击了过去,它伸出爪子往项武的头部戳了过去。

说时迟那时快,项武察觉身后的异动,立马转身往后跳了一步。

然而老虎的弹跳力不是盖的,爪子还是击中了他右前臂,鲜血直流,但是躲过了致命伤已经算是万幸。

老虎虽然作为凡兽,但也是凡兽中霸主的存在。

项武往后小跳了几下,捂住血流不止的右手,神色紧张了起来。

没有击中目标的老虎开始绕着项武来回走动,它直勾勾的盯着这头猎物,似乎志在必得。

霸气十足。

项武的本能告诉他,敌不动我不动,贸然移动的话也许会变成老虎的爪下亡魂,加上他感觉到树上应该藏有考核的,估计已经开始对自己的表现加以记录了。

还没容得项武思索,老虎扑向他的左侧,目标是他的左手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