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网 > 奇幻 > 冒险王之东大陆纪行 > 第十九章课前小骚乱

第十九章课前小骚乱

这个空气炸弹瞬间将两人弹开了。

张莫思有墙靠着所以还好,但马斯基林被弹开了,身体还撞倒了不少晾着的植物。

张莫思站起来走向倒在地上的马斯基林。

冷静下来的马斯基林似乎没有打架的想法。

“你,挺强的,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冒险?”张莫思伸出手。

“马斯基林。

”马斯基林报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他无视了张莫思的问题,然后抓住张莫思的手站了起来。

他们有种英雄惜英雄,不打不相识的感觉。

两人站在天台的中央,马斯基林从口袋里拿了跟棒棒糖吃了起来。

马斯基林冷静下来审视了自己的行为,“该死,我又抽了什么风,我本来不是什么正义的家伙。

”马斯基林小力地抽了自己一耳光,“刚才的事情抱歉了,你要做什么是你的事情,与我无关。

但是,真羡慕!” 他对张莫思的能力表示了羡慕嫉妒恨。

“还好还好。

不用在意。

” “话说,你真厉害,这么厉害的能力。

某种意义来说,真让人羡慕。

” “哦,是吗,我很强的。

”张莫思呆呆地说,“而且我正在锻炼呢。

” “哦,是吗?掀女生裙子?”马斯基林有点不相信,“开什么玩笑。

” “是真的,你看。

”说完伸长手臂大幅度地一甩,远处倒下的干瘪蘑菇状的植物像被吹了起来。

“你这能力好强,应该是属于控风的绿柱吧?”马斯基林有点好奇,“但我在魔法班怎么没发现你?” “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说话很像,可惜不是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反正属性测试柱子好像没什么光。

” “是吗?真奇怪。

”马斯基林,“先不说这个了,你在这里掀女裙子就是为了锻炼你这能力?” “是啊,不过我可没你想的那么下流,我本来连男的也掀,由于穿着的问题,效果不明显而已。

” (连男都掀,果然是超级大变·态啊。

) “这……这更加变·态好不好。

你的本子有什么用?” “额是吗?你说那个笔记本?”张莫思指着地上的笔记本问。

“是的。

” 张莫思走过去捡起笔记,拍了拍上面的灰尘。

“那个啊,主要是我记性不是很好,每成功一次就记录一下信息。

比如距离,方向,裙子掀起的幅度,还有环节影响的因素之类的。

” 马斯基林点了点头,“噢,没想到你还挺认真的做笔记啊。

” “没办法,要求的。

”张莫思无奈的说,“不过你别说出去啊。

” “放心,我不会说的。

” 两人扶好散落一地的植物,走到阳台的边缘,靠着矮墙继续交谈了起来。

这里距离地面的街道还是有一段不短的距离,马斯基林不禁感叹,“果然你真厉害啊,这么远也能掀起来。

” “你也很厉害啊,你的魔法。

明明都没上几天课,就掌握到这个程度。

” “其实只是雷系魔法中雕虫小技而已。

”马斯基林望着远处。

“铃铃铃铃~”上课铃响了,路上的学生基本已经没多少了。

“走吧,要上课了。

听说这节是课是个麻烦的老太婆教,好像是讲关于野兽的一些常识。

”张莫思对着马斯基林说到。

“额,好。

” 突然马斯基林注意到远处有一个小跑步的女生。

他定睛一看,原来是超级美少女——夏兰儿。

“嗷呜呜,那个,等一下。

”马斯基林抓住正要离开的张莫思的手臂,“是时候测试你真正的实力了!” “诶?”张莫思望着五官扭曲,一脸猥琐表情的马斯基林。

“远处那个女生看到没有,穿着白色长裙的那个。

” “看到了,怎么?” “你试一试把她的裙子掀起了。

”马斯基林一本正经,但表情还是出卖了他变·态的事实,“应该很有挑战性。

” “不过她跑的很快啊,而且是长裙,应该掀不起来。

” “所以才有挑战性啊!你试一试,赶紧的,她快要跑进教学楼了。

”边说边学着张莫思做着扇风的姿势。

一头雾水的张莫思:“真麻烦呐,好吧。

” “快点快点啊!!!!!!”马斯基林加急了语速。

“哦,好吧。

” 只见张莫思开始伸出双臂,两只手的手心朝上,手指方向对准着远处的夏兰儿,双手随着不停跑动的夏兰儿不停的移动。

“怎么样,对准了吗?” “还没,太远了,而且跑的很快。

” 心急的马斯基林咬着棒棒糖,着急地跺起了脚。

张莫思不停的调整方向。

片刻过后,抓住了瞬间,“是现在了!”张莫思预判夏兰儿前进位置,双手用力往上一掀。

“咻——”空气像波浪一样传递了出去。

(一定要中!)马斯基林心里想。

…… 眼看这股风浪就要达到夏兰儿胯下的瞬间,校长突然出现在了夏兰儿的前面。

他冒出来速度十分的快,两人有点措手不及。

瞬间,到达的风从校长的胯下往上升起,沿着校长的身体来到了校长的头部,风吹过校长的头发,就像往上扯着校长的头发一样,只见校长略长的头发上方像被磁铁吸住一样竖了起来,然后整顶头发被“连根拔起”。

原来是假发!校长露出了像镜子一样反光芒的大光头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”一旁的夏兰儿尖叫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”校长也跟着尖叫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”远处的张莫思尖叫,“我的能力居然已经强到把校长的头发都扯断了。

” “白痴,那是顶假发。

”马斯基林捶了一下胸口,“我丢,没想到看到的是这玩意。

” “啊,居然是顶假发。

”张莫思叹了口气,“幸亏是假发,不然我还以为校长要死掉了。

” 校长迅速抡起地上的假发戴在头上,在疾走正准备离开现场前,望向了夏兰儿。

“小姑娘,你什么都没看到对吧。

”校长对着夏兰儿露出慈善的笑容,但眼神却目露凶光。

“嗯嗯!”夏兰儿吓得下意识猛点头几下。

校长往张莫思方向的楼顶望了过去,没有人影。

两个早已经躲在矮墙之下,他们吓得心脏砰砰响。

然而校长早就察觉了二人。

(楼顶那两个小鬼究竟做了什么,一个马斯基林,一个张莫思,两个麻烦的家伙。

姓张的现在都这么嚣张的吗?) 风头过去后,两人爬下了梯子,在确认校长已经离开教学楼的时候,他们小跑到了课室。

两人在课室门口碰到正要进去的夏兰儿。

只见两人对着夏兰儿低下了头,“对不起。

” “诶?”夏兰儿有点奇怪,“什么对不起?” 原来她还没发现是他们两个搞的鬼。

“就是刚才……”张莫思正准备说出口。

“没事没事。

”马斯基林死死地摁着张莫思的头搪塞到。

不过她还是长的那么美。

马斯基林有点陶醉。

穿过门口的三人,只见现在里面已经坐满了黑压压的人,不过前排倒是空了几个位置。

看着夏兰儿出现在门口的众人顿时不淡定了,“嗷呜呜~~”课室里的狼叫此起彼伏。

“夏同学,这边。

” “夏同学,这里,专门为你留的正中央位置。

” “夏同学,这个位置才好,冬暖夏凉。

” 原来空出来的位置是为了夏兰儿啊。

这是个大课室,座位被分了三大排,是个大学里常见的阶梯课室。

“诶?那个。

”夏兰儿有点不知所措,“不好意思各位。

谢谢你们的好意。

” 她小跑到了后面,找到靠窗的一排,那一小行有六个位置,但那一整行只坐了一个人,就是那个不怎么受待见的金发少年——柏拜。

夏兰儿轻盈的找到一个靠边边的座位,冲着旁边同一行的柏拜点了下头,然后坐下了。

柏拜都不敢正眼看她,“嗷呜”柏拜不自觉的小声说,两人隔了两个位置。

(果然今天幸运女神眷顾我啊)柏拜心里略兴奋。

夏兰儿坐旁边也是有代价的,四周的人目露凶光的看着这个金发的家伙,吓的柏拜一时不知所措。

“喂!柏拜!”张莫思喊到。

柏拜看到门口的张莫思在大喊,瞬间淡定了许多。

“莫思兄!”柏拜回应道,“这里这里,我为你留了位置。

” “啊,是吗,真好啊。

”张莫思刚走了两步,对着身边的马斯基林,“你还在等什么,一起啊。

” 愣了一下的马斯基林瞬间缓过神。

(跟夏兰儿坐那么近?果然今天幸运女神眷顾我啊。

) 马斯基林跟着张莫思走了过去。

现在的位置, 『夏兰儿,空位,空位,柏拜,张莫思,马斯基林』 夏兰儿周围散发着奇怪磁场,各位仍然虎视眈眈。

对于还没到的,大家似乎有点小骚乱。

“还没到吗?” “怎么回事,自习吗?” …… 课堂有点小吵闹。

只见一个人推开了门,原来不是,是项武。

“哈~哈~哈~唉”站在门口的项武打着哈欠,“睡着了,还以为迟到了,没想到还没到,果然今天幸运女神眷顾我啊。

”他摸了摸后脑勺。

(找个后面的位置睡觉算了。

) 但整间课室黑压压一片,基本坐满了人。

项武往后排走去。

“喂,项武!”张莫思喊道。

对于张莫思,项武真的好想假装不认识。

“诶。

”项武敷衍的回答。

(又是那个麻烦的家伙,虽然特招测试欠了他一个人情,但还是别跟他扯那么多关系。

) 但项武看了下柏拜旁边有两个位置,就走了过去,他甚至没有留意到夏兰儿。

他走到了夏兰儿旁边,目露凶光“嘿,请问,能挪位置,坐里面?”语气有点凶。

“诶!?哦,好的。

”被吓着的夏兰儿楚楚可怜的眼睛望着项武的眼睛回答。

看到夏兰儿双眼的瞬间,项武像触电了一样,“嗷…嗷呜”的不自觉叫了起来。

…… “谢……谢……谢谢。

”项武的脸有点红。

“没事。

”夏兰儿挪了一下位置。

现在的位置, 『项武,夏兰儿,空位,柏拜,张莫思,马斯基林』 (又更近了。

)柏拜脸通红。

(该死的家伙,居然敢坐在兰儿旁边。

)马斯基林有点不愤。

何止马斯基林,整个课室的男生咬牙切齿。

“这个项武,居然让女生让位置给他,根本就不像男人” “就是就是,真是个糟糕的人。

” “太差劲了,明明是迟到的人” …… 小插曲过后。

窗边的同学发现了窗外的异样。

“快看窗外,不知道什么飞了过来。

” 瞬间吸引了学生的目光。

只见一个老太婆站在一只狮鹫上面,从窗户破窗而入。

还没来得及等他们反应过来。

“呯,啪啦,”窗户被狮鹫撞破。

然后冲进了课室内,然而降落失败,狮鹫一头扎到了讲台上面,老太婆被摔了下来。

场面十分混乱。

只见老太婆迅速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从袋子里掏了点吃的给她的宠物?摸了摸狮鹫的下颚,示意它可以离开。

狮鹫:“啾。

”跌跌撞撞地向着窗户往外飞。

老太婆慢慢悠悠的走到中间。

“上课。

网友评论